小榕不能说的秘密(上)

都市小说   2021-10-25   加入收藏夹

小榕不能说的秘密(上)
2016年11月。「商业团队」的改组会议。
陈欣欣向卓飞推荐我的女友小榕成为下届的干事,并以未来团队领导人为前
题,作重点培训。另外五个成员,加上李广也表示和议。这点出乎卓飞意料,但
考虑到小榕众望所归,就把事情定下来。
卓飞仍旧是「商业团队」的主席,但依照他个人意愿,改任顾问,退居幕后,
为他毕业后带领「商业团队」冲出校园作前期准备。陈欣欣为总经理,负责管理
校内事务。小榕李广同为副经理,由李广全力协助小榕扩展人际网络。
从那天起,直到圣诞节后的某天假期,小榕才有空余时间和我正式约会。
我坐在咖啡室,看着小榕远远走过来,我发现我竟然认不出她来。每次在校
园内见到她,她要不是穿着行政套装,就是很斯文正经的连身裙,又或者是穿着
睡裙,披着外套毛衣,过来找我吃宵夜。
今天她刻意打扮过,穿着我从没见过的连身洋装,婀娜多姿地朝我的方向走
来。修身的剪裁把她丰满的胸脯和坚挺的臀部线条完美地展现出来,配上她那对
三吋高的高跟鞋,活脱脱就像另一个版本的陈欣欣站在我的面前。以前那个邻家
女孩渐渐消失了,换来是我眼前迅速成长的女人。
我们像初次约会般,漫无目的地在商场、在大街、在小巷到处逛。其间,不
断有短讯和电话找她,她每次处理还公事都向我说对不起。大概听了二三十次重
覆的抱歉以后,我的不满的情绪到了界限。
我们到了一家着名的扒房享用迟来的圣诞大餐,用膳的中途,小榕回覆着两
个重要的短讯,然后对陈欣欣和李广各发了一段语音。大概过了十分钟,小榕的
手机震动起来。
「乐哥…对呀…没事,正和朋友吃饭…嗯…不是啦…」小榕先瞄了我一眼,
才小声地说「…我没有哦…」
我怎么听都觉得小榕想说「我没有男朋友哦…」。
「不是吧!那里轮到我呢…好吧,下次约见面吧…」小榕又瞄了我一眼,对
我做一个「对不起」的口形,然后对着「乐哥」说:「讨厌啦,以后都不理你啦。」
我强忍着心里的怒火,沉默地吃完剩下的牛扒,一路相对无言地往海旁的方
向走去。
一道电话声划破我们沉默的竞赛,小榕用一把比陈欣欣更娇柔的声音和另外
一个叫「章少」的男人为了某个学生会的赞助费讨价还价。接下来的对话,我已
经分不清到底小榕是在和那个「章少」谈正事,还是在调情,只知道我的脸色要
多难看有多难看,直到十分钟后小榕挂线,她又对我说对不起。
我终于爆发了。
我已经想不起自己说了甚么,只知道小榕一直站着不动,任由我狠狠地痛骂。
当我冷静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哭得梨花带雨,我马上就后悔了。当我正想垂下头
向她道歉时,她用尽全身力气往我脸上掴了一巴掌,转身便登上停在路边的计程
车,绝尘而去。
############
小榕伏在李广的肩膊上痛哭。
「…呜…呜…呜…如果他说我偷…呜…呜…我可以认…我是!…呜…呜…但
原来他最介意的是…呜…呜…呜…我不是处女…呜…所以…我是到处跟男人调情
的荡妇…呜…呜…呜…呜…呜…呜…」小榕再次哭过不停。
李广一直没有答话,直至小榕稍为平静下来。
「你一直没有跟他说过以前的事?」
小榕摇摇头。
「我不是告诉过你,没有以前的你,就没有当下的你吗?」李广柔声地说。
「…呜…我怎可以坦白…呜…我怎可以告诉阿义…我是甚么人!当初…当初
…当初的一切…唔…只是一个错误…呜…呜…我也不想的!我是被逼的!…呜…
呜…呜…」小榕渐渐陷入一片回忆当中。
############
女友容木晓的父母一直重男轻女,无论她如何讨好父母,他们心里就只有她
的哥哥,特别是小榕在各方面也明显地不如她的哥哥。但父母并不知道,小时候
的小榕其实是患有轻度专注力失调症,她就是没有办法坐下来好好阅读,成绩自
然不好。
小学五年级的时侯,小榕得了一场大病,住院一个星期,接着两个月里也多
次进出医院。她的父母找到一个命理大师,查看过小榕的时辰八字,建议他们替
小榕改个名,最好沿用哥哥的木字,让小榕沾上哥哥的刚阳气。父母喜上眉梢,
一路感激大师指点,一边说他们早就应该想到用哥哥的名字最好。
就这样,五年级的下学期,容静晓改名做容木晓。这个古怪的新名字,让她
一直被同学讪笑。
到了初中一,学校有一个学生长计划,由老师配对成绩品行优异的学生,帮
助对适应新环境有困难的学弟学妹。老师给小榕配对了一个学姐,是一个聪明、
活泼、美丽的模范生。她很快就发现小榕有专注力的问题,报告老师后,他们耐
心协助小榕,通过单对单的辅导,小榕的学业成绩大有进步。
初中三年级时,小榕考得全级第五名,老师预先告知小榕将会在毕业礼领取
优异奖和进步奖。她兴高采烈地回家告诉父母,她多么想父母出席她的毕业礼,
看着她在台上领奖。但父母却说毕业礼那天也正好是哥哥从警校毕业,他们要出
席哥哥的典礼。
父母的决定让小榕失望顶透。毕业礼完结后,小榕一个人回到家里,放好两
个奖座,然后平静地走到家附近社区的儿童中心当义工,教中心内的小朋友画画。
那天,小榕如常穿着小背心短裤,走到隔邻的屋苑。她正穿过蓝球场走到对
面的儿童中心,随意地望向一群正在场内打球的男生。一个二十来岁,高高瘦瘦,
貌似小混混,正在持球的男生也朝她望去,这是小榕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男性
的注视。
她不晓得自己身上那件粉蓝色的小背心,刚好不经意地凸显出她正在发育的
乳房,一对小巧玲珑的肉球正美好地挂在小榕健美的身体上。小背心下微微露出
带点脂肪的小腰,腰下的牛仔短裤包裹着有如蜜桃的圆股,加上雪白均称的美腿,
这年轻健美的肉体开始散发出少女独特的气息。
持球的男生一直望着小榕,直到她越过球场,她还能从背后感受到男生的视
线。
数天后,小榕和另外两名义工,在一位儿童中心负责人带领下,领着十二个
小孩,到球场旁的公园学习写生。小榕又感到一股热切的目光正注视着自己,她
向球场放眼望去,竟和那高高瘦瘦的二十来岁的男生对上眼,小榕吓得马上背转
身,避开那男生的目光。
翌日。
「美女!你叫甚么名字?」
又一天。「美女!你叫甚么名字?」
又一天。「美女!我叫大棠!你叫甚么名字?」
又过了一天。「美女!你又去儿童中心吗?会带那些小屁孩出来画画嘛?」
一周后的星期五。「你叫甚么名字哦,美女?待回我去会中心等你下班哦!」
终于,小榕停下来,走到蓝球架下。球场上的男生们一片狼嚎怪叫。小榕把
头垂得低低,只能看到自己的脚尖,直至一双红白色球鞋进入视线。
「请你不要过去中心那边。」
「那你叫甚么名字?」
「……容木晓。」
############
一个炎热的午后,大棠处理了几个非法外围投注的电话,便马上回到睡房挤
到小榕身旁。大棠把嘴凑到小榕的唇上,把舌头钻到小榕的舌下,用熟练的技巧
挑逗着她。小榕放软身体,让大棠的手伸进小背心内,让他的一对大手隔着胸围
抚摸日渐成熟的乳房。
很快地,大棠的手穿过她的牛仔短裤,隔着内裤,轻巧地抚弄她的私处。小
榕的脸蛋渐渐变得有如苹果般的鲜红,她开始透出浓浓的鼻息。小榕渐渐感到浑
身发烫,一股无以名之的快感走遍全身。
「大棠,不要,外面有你的兄弟在…」小榕轻声地在大棠耳边说。
「没事的,我会轻轻的,慢慢的,好好的疼你。」大棠拉下自己的裤子,露
出半软半硬的鸡巴。他没有露出半点不耐烦的神态,油然地等待着小榕把他的鸡
巴含在嘴里。
小榕完全含住大棠的鸡巴,温柔地上下吞吐,直至肉棒完全胀大勃起,大棠
叹道:「好爽哦…嗄…嗄…你终于学会了…对…含住…用力吸…唔…好…爽……
再舔一下我的马眼……用舌尖舔…唔…啊……对……我已经硬了……来……你慢
慢躺下……我会很温柔的……」
大棠爬到小榕身上,拉下她的牛仔短裤,用姆指轻轻揉着内裤下的阴户,内
裤慢慢地湿了一片。小榕已经不知所措,一直拉着内裤的腰头,闭起眼睛。她感
到大棠的嘴已经遇过胸围,亲上她的乳头。粉红色的乳头一下子挺立,小小的蜜
豆正好迎向大棠的丰唇,他用力一吸,把小榕的灵欲带到天际。
「大棠…还是不要…这样…太快了…」小榕真的又惊又怕,接下来可能发生
的事经已超越了她能想像的。
大棠停下来看着小榕,伸出舌头撩动她左右两边乳尖,才缓慢地说:「不快
了。前天我们不是约好的嘛,今天是我们的拍拖一个月纪念,你会给我的,对嘛?
你已经推却了好几次,你是不喜欢我,不相信我,对不对?」
小榕慌了起来:「不是不是,我相信你,但我真的好怕。」
大棠不再说话,直接用嘴封住了小榕的唇,伸出舌头在小榕的嘴巴里激烈地
搅动。他把身体压在小榕身上,一只手用力搓着小榕的乳房,一只手拨开内裤的
裆底。食指和中指轮流撩拨着阴唇,从下而上,一下接一下,恣意地挑逗着小榕
的处女阴户。
大棠感到小榕的淫水沿着处女肉缝缓缓渗出,他二话不说,把身子一缩,退
到小榕的腿间,撩开内裤,用舌尖轻轻地舔着娇嫩无比的阴唇。小榕全身发抖,
最私密的秘处第一次完全曝露在男性眼前,还不知羞耻地被男人舔舐着,她只好
紧闭双眼,继续握紧内裤,嘴里喃喃地低嚷着:「大棠…不要…不要这样…」
内裤已经褪到脚眼位置,大棠正正跪在小榕双腿中间,戴上保险套。小榕只
能用手挡在私处前,作为处女的最后一点矜持。大棠弯下腰,伸手解开小榕的胸
围,她的双臂正好挤出娇美雪白乳房,大棠的嘴扑向含苞待放的奶头上,忘形地
用力吸吮。大棠的肉棒一下一下地敲在小榕的手背上,耐心地叩开处女的重门深
锁。
下一刻,大棠已拉着小榕的手放到他宽大的背上,他轻力地把龟头塞边肉缝
中,小榕第一次感到被异物撑开阴户的感觉。不同于大棠的指头,粗大的龟头彻
底地分开了肉缝,还没有没有传言中的疼痛,大棠就已经褪了出来。
「你看到吧,我会很温柔的…」说罢,龟头又缓缓地撑开肉缝。
如此来回反覆进出了十次,小榕终于发出优美的娇嗔声。大棠像得到指示般,
勐然将半支肉棒刺进处女肉壶中。一下撒心裂肺的痛蔓延全身,小榕喊出一声惨
叫:「呀!!!!!!」
大棠凝住半晌,才挺起腰板,余下的肉棒一往无返地向蜜穴深处挺进。小榕
又喊出一声惨叫:「呀!!!!!!!!!!!!!!!!!」
异物塞在狭小的肉缝中,以一公分的距离前后蠕动。小榕从痛楚中缓缓适应
过来,开始清楚感觉到一根异物正在体内的狭缝蠢蠢欲动。大棠一直注视着小榕
脸上渐缓的神色,慢慢地抽动腰板,粗大的肉棒开始前后迎送。
娇嫩的肉穴又再传来痛感,小榕用尽全身的力气抱紧大棠,双脚下意识地环
缠在大棠的腰间,大腿向外分开,母性的本能告诉着处女的身体如何迎接异性的
肉根。
小榕一直闭上眼,她觉得自己有如洋娃娃玩具一样,被大棠翻来翻去,摆出
好几种让人无限羞愧的姿势。大棠的阴茎这一刻软了下来,下一刻又硬梆梆地贯
穿娇小的蜜穴。过了不知多久的时间,小榕突然感受到从肉穴传来一股甘美的快
感,她终于吐出让大棠兴奋的娇喘声:「……啊……嗯……嗯……唔……唔……
啊……啊……」
大棠开始配合着小榕悦耳的呻吟,用力地前后抽送。随着大棠渐渐加快的抽
动,小榕的呻吟声也越来越响。二人的呻吟声终于传到房外,男生们一个个露出
淫邪的目光,侧耳倾听着小榕在娇羞中透出的无穷快感。
【待续】